沉重的遗嘱

 
沉重的遗嘱
2017-03-31 16:18:44 /188bet首页 /被围观

百姓传奇是民间文学中的重要门类之一,188bet首页小编为大家带来一篇沉重的遗嘱,快来看看吧

三年前,那个夏天的上午,雨过天晴。正在银行营业窗口为顾客办理业务的卢瑛忽然接到交警的电话,要她速到广厦建筑公司附近的320国道上去。交警?国道?卢瑛心里闪过不祥的念头,因为丈夫孙怀远就在那家公司上班。她立即向主任请了假,乘的士朝广厦公司飞奔。

十分钟后,的士接近交警指定的位置。远远地,卢瑛发现一辆窜上护坡的小车侧翻着,一辆她熟悉的黑色摩托车被撞歪,旁边躺着一个男子。那不正是自己的丈夫吗!“怀远,你怎么啦?”卢瑛哭喊着奔过去,但任凭她如何呼喊,孙怀远仍是双目紧闭。交警讯问了基本情况后,要她赶紧通知亲友处理后事。“我丈夫没救了?”“是的,刚才120急救车来了,证实他已死亡,接走一个重伤女人。”“天哪!是谁撞死他的?”卢瑛抹着泪眼四下张望,见肇事小车旁蹲着个戴着手铐的中年男子,心想一定是他所为。“你作孽啊,还我丈夫!”她飞步上前,狠狠打了男人一记耳光,随即倒下不省人事……

醒来时卢瑛已躺在家里。眼前人影晃动。那是为明天开丈夫的追悼会而忙碌的亲友。儿子孙昆泪眼婆娑地站在她身边,卢瑛抚摸着他的手,心如刀绞。儿子才10岁啊,童年丧父,人生多大的不幸!此时她又想起那个肇事司机,她后悔昨天没能咬下他的几块肉来!

卢瑛怎能不伤心!12年前,21岁的她美丽清纯,从省银行学校毕业分到南昌市一家商业银行赣北营业所工作,追求她的权贵子弟一拨接一拨,她却选择了家境贫寒、在广厦公司当技术员的孙怀远。小孙毕业于复旦大学,为人忠厚、内向,与性情开朗的卢瑛正好互补。婚后,繁琐的家务事从未让小两口红过脸。孙怀远说:“我这辈子,一定要让你和儿子过得美满幸福!”卢瑛听了,心里灌了蜜似的。

两个月前,孙怀远胃部不适住了两天院,出院后赴上海参加一个建筑设计研讨会。卢瑛再三叮嘱他尽量少喝酒,孙怀远说,放心吧老婆,我会尽快把酒戒掉的。果然,从上海回来后,他滴酒不沾了。在很多同事诉说自己老公这不行那不是的时候,卢瑛却没发现丈夫有多少值得指责的缺点。谁想到……

车祸半个月后,卢瑛去参加事故处理协调会。一见那个叫刘信甲的肇事司机,又愤恨交加要跟他拼命。交警把她扯开了,刘信甲满脸歉疚,默然不语。交警宣布:“通过我们调查认定,这次事故,是孙怀远骑摩托车横穿公路造成的,他与的士司机刘信甲各承担80%和20%的责任。出于对死者的同情,刘信甲自愿向死者家属赔偿7万元,请死者家属发表意见。”卢瑛请了几个懂行的朋友参加,大家觉得这种定性的事故最多出于人道赔偿2、3万元,而刘信甲能主动赔7万,实属不易。于是卢瑛同意了这个赔偿额。

刘信甲按《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》的规定,在一个月内将赔偿金分三次送给卢瑛。卢瑛见刘信甲是个厚道人,最后一次收钱时跟他说了几句话。她问刘信甲为何要主动多赔几万元,刘说,将心比心,毕竟人家付出的是一条生命。她本以为刘信甲家境殷实,当得知他的钱大部分是借来的,而且他妻子也在车祸中受重伤至今生命垂危时,卢瑛惊诧了!原来他同样是车祸的受害者啊。卢瑛为自己冲动打人再三致歉,刘信甲说,我理解你的心情,我不怪你!目送刘信甲远去的背影,卢瑛心里对这个汉子渐渐动了恻隐之心。

时光如流水。两年后,丧夫之痛在卢瑛心中渐趋平息,她又恢复了往日的活泼和开朗。毕竟才35岁,虽青春已逝但风韵犹存,一些四十上下的单身汉隔三差五托人来说媒,可卢瑛紧闭的心扉无法开启。朋友问她为何,她坦言,儿子孙昆是她此生的希望,她担心后爸不喜欢他;同时,她手上那7万元赔款要留给儿子读大学用,她怕未来的丈夫打这笔钱的主意。

这年秋天,卢瑛所在的赣北营业所撤销,卢瑛被买断工龄下岗了。拿到的4万多元现金交完社保所剩无几,要自谋生路谈何容易!她不得不到一家私营企业做会计,每天要忙上十个小时,每月仅挣650元。

不久,有人给她介绍了一个叫郭新凡的个体建材老板。见郭新凡脑子活络,有一定经济实力,卢瑛答应交往。一段时间后,郭新凡催着把关系定下来。卢瑛说:“你对我好不够,还要对我儿子好,做得到吗?”郭新凡信誓旦旦:“这还用说?你嫁了我,孙昆就是我的亲儿子呀!”这话让卢瑛感动不已,她向企业辞了工,专心到郭新凡的建材店帮忙了。

频繁的接触,相互的关爱,使两人的感情迅速升温。半年后,卢瑛母子已搬到郭家生活了,见周转资金不足影响做生意,卢瑛从赔偿款中取出4万元应急。他们本打算再过些日子把喜事办了,然而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!

今年初夏,是孙怀远的第三个忌日。按当地习俗,卢瑛需将死者生前用过的东西全部处理掉。在一摞废报纸里,她发现一个破旧的公文包,打开一看,里面是几本发黄的笔记本,内容全是日常工作记录,包的底层有个白信封,里面薄薄的,好像仅有一两页纸,好奇的卢瑛取出一看,不禁惊呆了!

亲爱的老婆:

2003年3月我患胃病住院,感觉很糟,怀疑自己得了绝症,几天后我谎称参加研讨会赴上海检查,结果竟然是胃癌晚期!我身体痛苦,心里更痛苦!我怎能舍弃娇妻爱子啊?!然而现实残酷,我不得不认了。为了不把你们母子拖垮,早日结束自己的痛苦,我决定以特殊的方式了此残生,并给你们留下一点财富。这份遗言要是你们没看到,就让它成为千古之谜吧!万一看见了,务必把它当作绝密守口如瓶,因为这是我此生能为你们做的最后一件事啊!

孙怀远绝笔

信纸后面附着上海两个大医院内容相同的检查报告。

汩汩泪水模糊了卢瑛的双眼。她震惊了——怀远他并不是真正遇上了车祸,而是他用“特殊方式”自我了结,并由此索取对方赔偿!“怀远呀,你做的这最后一件事太荒唐太不理智了!”卢瑛对着丈夫的遗像自言自语,“这样做对你自己也许解脱了,对家庭也许有了‘贡献’了,可是你想过没有,你这种方式换来的钱,我拿着心疼,用着心亏呀!”

卢瑛办完事回到建材店,一边忙活一边想:三年前的惨剧竟是丈夫故意所为,这个秘密难道真的让它成为“千古之谜”吗?如果这样,自己一辈子将受到良心的谴责;如果公之于众,平静的生活又将掀起怎样的波澜?卢瑛六神无主了。她决定把事情告诉郭新凡,听听他的意见。

郭新凡见卢瑛在前夫的忌日里心事重重,颇为不悦。他酸酸地说,事情过去三年了,你仍想着他呀?卢瑛说,我发现了一个令我不安的惊天绝密,正想请你拿主意呢!

晚上,卢瑛一五一十地把发现前夫遗书的事告诉了他。郭新凡也很惊讶:世上竟有这样的事?卢瑛把那个自信封给他看了,他才点着一支烟半晌无语。“你说呀,这事该咋办?”卢瑛催道。郭新凡慢悠悠吐出一串烟雾:“我看还是依死人说的去做吧!不要把简单的问题复杂化。”

郭新凡旗帜鲜明地表了态,卢瑛却怎么也睡不着。她知道,郭新凡的话不无道理,他是需要一个安定的家,需要她一心一意帮着他做生意,如果这事向刘信甲捅破了,势必惹火烧身、自找麻烦。但是,把这活生生的事实捂在心里,卢瑛又怎能吃得香、睡得安?人心都是肉长的,做人岂可太自私?她决定曝光这份遗书,坦然承受来自方方面面的压力。

卢瑛知道郭新凡性格有些固执,所以,一边慢慢做工作,一边防范他阻挠自己决定了的事。这个重大决策她要自己做主!

大约过了一个星期,趁郭新凡心情不错,卢瑛又提到曝光遗嘱的事。没想到郭新凡哈哈大笑,说,我让你死了这条心吧!他飞快地从卢瑛枕下取出那个自信封,“啪”地用打火机点着了,不到一分钟,那信就化为灰烬。“没了这封信,你就不会胡思乱想了,忘掉这些,我们好好过日子吧!”

卢瑛的眼泪旋即倾泻而下——那也许是她此生最痛心的泪水啊!即将成为她丈夫的男人,竟是如此狭隘自私、专横鲁莽!“郭新凡,我们缘分已尽!”她带着儿子头也不回地回到了原先的家。

第二天,郭新凡找上门来,求她别做傻事,跟他回去。卢瑛一声不吭。郭新凡说:“遗书我烧了,你口说无凭,人家不骂你神经病才怪呢!”卢瑛轻蔑地说:“可惜。你烧掉的只是复印件。原件我早已藏起来了!”郭新凡见自己上当了,又说:“你想过这样做的后果吗?这样做不仅会让你前夫臭名远扬,你还得把人家的赔偿款退回,甚至还可能替死人吃官司!”“无论怎样,我不反悔!”卢瑛说得斩钉截铁,郭新凡知道无可挽回了。“你要一意孤行我也没办法,但我没有兴趣陪你瞎折腾!”卢瑛明白他是分手的意思,很干脆地回答:“行!”郭新凡又说:“你垫进建材店的4万元钱,我一时半刻还不了!”卢瑛也明白,他是以此要挟不还钱,因为当时并没打借条。卢瑛很大度地说:“不还没关系,算我投资亏了吧。”郭新凡摇头叹息:“你呀,脾气比牛还倔!”望着郭新凡拂袖而去,卢瑛痛心疾首。但她不想责备他,他有他的立场,他的道理。这么想着,卢瑛的心情不再阴云密布了。他去的士公司寻找刘信甲,得知他早已把车卖了,不知去向。又打听到他的住处,邻居说,刘信甲把住房也卖了,现已在南昌火车站附近开快餐店谋生。卢瑛找了大半天,终于在小巷尽头找到了正在忙活的刘信甲。

“老刘,还认识我吗?”刘信甲点点头,卢瑛迫不及待地说:“告诉你一个重要消息,三年前的那场车祸,是我老公蓄意制造的自杀事件,我到前几天才发现他的遗书!”卢瑛递上藏在贴身衣袋里的那封信。刘信甲看了仰天长叹:“天哪,我被他害惨了!”

原来,三年前的那场车祸,对刘信甲来说简直是灭顶之灾。那天上午10点多,他送当小学老师的妻子去医院看朋友,谁料与骑车横穿公路的孙怀远撞上了。孙怀远当场身亡,车内的妻子也受了重伤。在医院呆了48天,先是成为植物人,最终不治而亡。刚刚赔了巨款的刘信甲又让5万多元医疗费弄得焦头烂额,他不得不卖车还债。为了生存,他还把城郊的房子也卖了,带着8岁的女儿进城经营快餐店。

“刘大哥,”卢瑛情不自禁地改了称呼,“都是我丈夫的错,我替他向你谢罪!你有啥要求,告诉我吧。”刘信甲想了想,说:“你丈夫死了,指责他已毫无意义,上法庭也多此一举,你看着办就行。”刘信甲轻描淡写的回答出乎卢瑛的意外。这时一个小女孩背着书包走过来,刘信甲介绍,这是他11岁的女儿旬旬,旬旬说了声“阿姨好”,走进里间伏在椅子上写作业。卢瑛看了好不心酸,人家落到这种境地,都是怀远的罪过啊!她告诉刘信甲,她一定将当年的赔偿款一分不少还给他!

两天后,卢瑛将3万元递到刘信甲手上。她说,还有4万我用掉了,等我有了再还吧。刘信甲激动万分。虽然这本来就是他的钱,但失而复得也算是奇迹啊!他问卢瑛,为什么不听丈夫的遗言守住这个秘密?卢瑛笑笑:我想这样做良心与道德都不答应!刘信甲对这个爱憎分明、有棱有角的女性钦佩不已了,他请她坐下,询问她这些年来的经历。当得知卢瑛因公开遗书一事与准丈夫郭新凡闹翻了脸,而且那4万元钱也是郭扣押了时,刘信甲简直肃然起敬了!一个弱女子,能为道德与良心付出如此沉重的代价,在世风日下的今天,显得何等可贵!刘信甲当即决定:“小卢,那4万元钱就不必还了,其实你这份真诚的心,比什么都宝贵啊!”“不,刘大哥,欠债还钱,天经地义呀!”“听我的,好吗?”刘信甲伸出手,与卢瑛紧紧相握。卢瑛感觉到了,这双大手是那样温暖。想起当年刘信甲为了给她凑齐赔偿款到处借钱,卢瑛觉得自己欠他的实在太多太多!

一来二去,卢瑛与刘信甲渐渐熟悉起来。忙的时候,刘信甲常常要旬旬洗碗、端菜,不少顾客戏谑刘老板雇佣童工。卢瑛看在眼里,急在心头,想着自己家有三室两厅,在做通了儿子的工作后,又做刘信甲的工作,终于将旬旬接到自己宽敞明亮的楼房里去住了。她晚上为两个孩子辅导功课,白天去刘信甲店里帮忙。有了卢瑛的支持,刘信甲的生意出奇的好。每每忙了一天下来,刘信甲总会重复一句话:“做这个苦差事,太委屈你了!”卢瑛说:“工作哪有贵贱之分?我倒觉得,只要是对他人、对社会有益的事,就值得去做!”刘信甲点点头表示赞许,继而又问:“你全力帮我大半年了,我该向你支付多少工资呀?”“我是真心来替一时糊涂的丈夫赎罪的,哪有领工资的道理?”卢瑛嫣然一笑,想起三年前对这个宽厚守信的汉子所起的恻隐之心,脸上顿时热辣辣的,“刘大哥,若不嫌弃,我愿意帮你五十年!”

品着卢瑛的弦外之音,刘信甲被一种浓浓的幸福包裹了。这些日子,他一直想向卢瑛表白真情,但总不敢说出口,他觉得自己一个大老粗,与美丽善良的卢瑛不相配。现在卢瑛表达了这个意思,他当然顺水推舟了:“那好,我们签协议吧,五十年不反悔!”

就这样,这对历经生活磨难的男女,以真诚为媒走到了一起。

近日,卢瑛和刘信甲在他们的“协议书”——结婚证上,郑重其事地按下了手印。

以上就是沉重的遗嘱的所有内容了,欢迎您把188bet首页网分享给您的亲人朋友哦!

所属专题:

更多精彩,请点击:遗嘱

如果您觉得本文或图片不错,请把它分享给您的朋友吧!

上一篇:找钥匙
下一篇:用鼻子公关
 
188bet首页